倏风

试试自己画头像,虽然很渣就是了。

幻境(上)

不定期更新
爱德文黛薇薇友情向
私设有 ooc有(而且很严重)
大概是短篇吧?会分上下两篇完结
小学生文笔,剧情雷人,接受不了的请按退出键
设定黛薇薇因某些原因陷入魔法幻境,无法自我苏醒,爱德文他们就进入黛薇薇的潜意识里试图唤醒黛薇薇。故事里描述的是黛薇薇的梦境。
一切ok?那么……

  夏日的午后,燥热宁静,知了没完没了地叫。被美丽的鲜花和精巧的饰品点缀的某高档小区,正静静地躺在市中心,见证着他和她那平常又不平凡的初见。
  “你好,请问是爱德文先生…吗?”黛薇薇抬手敲了敲门,略带疑惑地向禁闭的大门看去,又马上乖巧地站在门前等待回应。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一”地一声开了,一位穿着家居服的长发男子手握着门把手半倚着门,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说:“是薇……黛薇薇小姐吗?你是来谈合租事宜的吧,我是爱德文,你的合租房东,进来坐吧。”他微微侧过身子,绅士地请黛薇薇先进门,看起来对黛薇薇的到访并不意外。
  “失礼了。”黛薇薇笑着钻进了房间,俏皮地吐了吐舌,露出了这个年纪的少女应有的可爱。
  刚进屋,凉凉的冷气扑面而来,驱散了夏日带来的炎热。黛薇薇悄悄打量了四周:客厅干净整洁,淡蓝色玻璃的桌子上有一盆蓝色的美丽玫瑰,它是这里最亮眼的,其他的物件或多或少地以花为中心分部。窗户被擦得发亮,看得见窗外生机勃勃的蓝色花儿。不得不说,房屋的主人是一个对生活非常讲究的人。黛薇薇越看越想称赞爱德文的审美,以蓝色为主调的房屋里随处可见蓝色的美丽花儿。
  “蓝色妖姬……”黛薇薇盯着花朵,失神地说。
  “嗯?”走在前面的爱德文突然一顿,转身看向黛薇薇,眸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你认识这种花?”
  “啊?嗯……”黛薇薇回过神来,有点慌张地为自己的失态辩解:“也不是啦,只是,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不知不觉就说出这个名字了……”看到花朵的一刻黛薇薇的脑海中闪过的除了那个名字,还有一片蓝色花海和一位少年,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却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样啊……”爱德文笑了笑,隐去眼中的期待,“还真是准确的直觉呢,这种花的名字就叫蓝色妖姬,是一种很美的花。”
  两人围着桌子坐下,开始讨论合租事宜。爱德文拿出纸笔,一边提出自己的要求和注意事项,一边用笔写出来。黛薇薇歪着头认真地听,时不时是出自己的要求和意见。两个人都是待事认真的人,坐在一起,认真的氛围仿佛使世界都安静下来。
  好像少了些什么,黛薇薇眯着眼,享受着安宁的午后,脑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一切都谈妥后,黛薇薇伸了个懒腰,轻轻地放松自己,视线自然地落在对面的爱德文身上,他还在整理之前商谈的内容,在低头匆匆地写着什么。黛薇薇忍不住打量起他来:及腰的蓝白色长发被一根发绳束起,明明是男人头发却比自己还长,还一点违和感都没有,黛薇薇噘了噘嘴,承认她有点嫉妒这个有点美得过分的男人。
  笔尖在纸上刷刷的跳着舞,黛薇薇有些无聊地看向窗外,突然发现远处有一个黑发的小男孩正望盯自己这个方向,但一眨眼,小男孩就不见了。黛薇薇有些疑惑,揉了揉眼睛再望过去,确实没有什么异常,她感到奇怪,又觉得自己对黑发男孩有着异样的熟悉感。
  这时爱德文微微皱起漂亮的眉头,写字的手停了下来,钢笔与桌面相碰的声音拉回了黛薇薇的注意,他笑着说:“谈了这么久,还没有让你看看看房间的吧?真是我考虑不全,现在去看看吗?”爱德文指了指与窗户相反的地方,对黛薇薇做出请的姿势,黛薇薇有点疑惑地再次望了望窗外,仍然没有一点动静,“那……有劳了。”她点点头,跟着爱德文一起去参观房间,末了还忍不住回头望望窗外,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外面。
  等他们彻底远离了,远处的灌木丛忽然颤抖了一下,紧接着附近的梧桐树抖了一抖,几片树叶轻轻地飘落。这一系列细微的动作简直快如闪电,时机配合得绝妙,恰好没有让黛薇薇看到。
  “呼。”树上的人松了口气,蓝色的眼睛继续望着爱德文的房子,看上去八九岁孩子蹲在树枝上,露出了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成熟。“不愧是黛薇薇,即使是这样的细微的异常她也能察觉。”安德鲁在心中默默感慨,思绪被拉回了进入幻境之前,进入别人潜意识刺激黛薇薇,唤醒在幻境中的她固然是个好办法,但是他们不能一下子就给予幻境中的人太多刺激很容易导致精神崩溃,那就前功尽弃了。他相信,依靠他们三个人的契合,黛薇薇一定不会有事的。尽管内心波涛汹涌,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喜怒不言于色,这是安德鲁的一贯作风。
  看房间不是什么很耗时间的重要事,但是爱德文却对此非常认真,房间的所有物件全都详细地解说了一遍,包括用法来历和意义。整个下午黛薇薇都被爱德文富有磁性的声音包围着,很悦耳让人很舒服,但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看着面前认真的男子黛薇薇心中突然冒出一个问题:这个男子看起来和自己一样大,为什么不上学,反而在做我的合租房东?
  这是一个黛薇薇现在无法理解的问题,她想了许久,不但没有个结果还像是打开了闸门,更多的问题如流水般涌出:我为什么要来合租?我所在的地方是……哪里来着?
         ………………
黛薇薇的头开始剧痛,不由得开始流露出痛苦的气息,意识开始混乱,整个人置于一股无形的乱流漩涡中。发现异常的爱德文皱了皱眉,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念动咒语,慢慢地用魔法平静处在危险中的黛薇薇。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爱德文小声低喃。“还是我们动作太急了么?”安德鲁突然穿过墙壁说,他看了看爱德文,又看了看失去意识的黛薇薇,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也对,在潜意识里唤醒人可是一件需要小心的事,”爱德文苦笑道“一切都要慢慢来啊。”
tbc.
     ————————————
本来想写得长一些的,但我还是改不了短小的自带特性啊……【留下了心塞的泪水】另外八九岁的小安德鲁有没有很萌很带感?【露出了老阿姨般的笑容】

评论
热度(15)